回忆拉萨(一)精心策划的意外

笔触的一瞬间,干涸许久的笔尖犹如我的眼睛,顷刻湿润流泻。
此时,清澈的拉萨河水在列车外流动。而我已经坐在离开拉萨的火车上,望着窗外的连绵的山脉,就像我脸上尚未干掉的泪水。

当在我乘坐的T69次列车刚驶入兰州火车站还有没有停下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车站的广播里传出声音:由北京西开往拉萨的T27次列车进站了。那一刻,我没有丝毫犹豫,迅速向同行的老乡借了200块钱,飞快地跳下了T69,飞快地钻入地下通道,飞快地穿过地下通道,飞快地爬上另一个站台,飞快地跳上了T27次列车。
检票员扯着我问:票呢?
我说:上车补票。
直到我把行李放好,在座位上坐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直接跳过了计划中的兰州准备和缓冲阶段,没做任何过渡,就要直奔拉萨了。

当我跟小南发短信说这些的时候,我的手都还是颤抖的。
而在此之前,我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自己的第一次西藏之行,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始。

在计划中,可以说,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旅行。在一个多月以前,我就开始向小南咨询应该注意什么?应该准备什么?而小南对我更千叮咛万嘱咐地交待了一大堆的注意事项。并且为了给自己一个缓冲和准备的时间,我还决定在兰州停留两到三天。所以,车到兰州之前,还一直在盘算:我在兰州应该停留几天?应该准备些什么?我能不能买到去拉萨的火车票?如果买不到火车票,我又该怎么到拉萨去?如果遇到了高原反应,我又该怎么处理?

可是,在兰州火车站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意外了,让我猝不及防。我来不及做任何准备,也没有任何准备,哪怕是在兰州的站台上再买一包方便面,都没来得及。我不敢相信:我真什么都没有准备就来拉萨了,我是那么的着急,好像生怕那趟T27,我这辈子将再也去不了拉萨一样。
T27出发的时候,我的包里只剩下的一桶方便面和两个馒头。下火车之前,我吃了一桶方便面和一个馒头。另一个馒头,当我在拉萨准备送给小南的时候(小南是我的老乡,那个馒头是我们老家的特产),已经发霉了。

我想:我什么都没有带进拉萨。带来的,都已经吃进了肚子里与我融为了一体。我是那么的纯净。

车上一个藏大的女生跟我说高原反应没有那么恐怖,至少不象有些人说的那么恐怖。看起来很干练的一个女生,她说:“我第一次是坐飞机过去的都没事。你坐火车就更没事了。”
我听后轻轻的笑了笑,心想:我是那么无知,对如此深爱的一个地方,竟然顾虑重重,以至于有些忽视这份爱究竟有多深。

第二天晚上9点,火车停靠拉萨站,我第一次踏上拉萨的土地。
小南在站台接我,她要帮我提行李,我说不用。她强行抢过了一个带子。就这样,我们两个抬着我不多的行李走出了站台。
小南问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或者不良反应?
我深呼吸一口说:没事。
小南很诧异地说:很多朋友想来拉萨,我不是很想让他们来,因为特别怕他们有什么不适,或者出什么事。
可是,我知道,我没有让小南失望,因为我很正常,甚至比她还正常。

我们在公交车站台上等公交车。第一辆人很多,我们只好等下辆。不曾想下一辆依然很挤,我们决定上车。我们挤了半天,竟然还抢到一个座位。她把座位让给了我。
在公交上她又问我:还好吗?
我说:很好,没事。
她说:你刚到就活蹦乱跳的。我都来了这么久了,看起来还没你状态好。
说完小南对我笑,我也对她笑笑。
这是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与西藏的缘分这么深,甚至连我自己无法想象。

我们在西藏大学的对面公交总站下了车。然后,在门口坐出租车去小南帮我找的旅馆,她说:反正放假也没事可做,就帮我做了很多的事。
拉萨的夜,灯火辉煌,车窗外不断掠过的是一块块旅馆的招牌,向我们传达着这个城市的人民的谋生方式。
小南问我:有没有失望?
我说:很好,我很喜欢拉萨。

旅馆在布达拉宫附近,房间在在三楼,办好手续后,我上楼放行李。到底还是拉萨,三楼一上一下,还是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们一起吃饺子,是北方很普通的一种食物。两个人吃了10块钱的,不算贵。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吃着饺子,让我觉得生活很朴实、很踏实。
吃完饭,她搭车回家,我回旅馆睡觉。

可是,当我泡完脚,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
旅馆的床是弹簧床,很软,翻身的时候会颤微微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我很不习惯,因为我睡惯硬床。对于软床,实在是无福消受。再加上刚到拉萨,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确实不适应。总之,一直是睡不着的。
为了西藏,我已经许久不再抽烟。可是真正到了拉萨,我却突然很想抽烟。我掏出一支烟,点了很却没有点着。我用力地甩着打火机,突然间想起这里是拉萨,我的打火机不能用了。呵!我摇摇头对自己笑了一下:果然是没准备好,竟然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拉萨。
反复又尝试了很多次,终于点着了那根过滤嘴上沾满口水的烟。可是,抽了几口之后,却又有点不舒服,只得又把它熄掉。
无奈之下,只得开了灯,靠在床上看电视。不经意间,又开始打量房间:房间很大,放了三张单人床,却只有我一个人住。这使我就显得愈加孤单。

车窗外,娘热路上汽车的马达声,一阵一阵的渐近又渐远,我再一次告诉自己:我在拉萨了,原来,我真的已经来了拉萨。
而且,我在拉萨没有任何不良的反应,我与拉萨共呼吸。

声明:半亩荒|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回忆拉萨(一)精心策划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