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拉萨(二)长发落地

我已经回到新疆半个月了,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两份:相比较而言,还算不错的工作,可是这使我更加的想念在拉萨的日子。然后我就想:我应该把这篇文字写完,为了我的拉萨之行,留下一个纪念。

那天晚上,我醒来两次,揉着惺忪的眼睛,通过长长的楼道去卫生间(房间没有卫生间),通过长长的楼道,声控灯在我面前一个接一个的亮起,再在我身后一个接一个的灭掉。中间路过的房间,大部分都是空的。有些房间住了人,但却没有亮灯,房子里忽明忽暗的应该是电视屏幕的光,因为伴随着的还有电视微弱的声音。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年电视。手握着摇控,随意地换着频道,脑子却不在电视上。对于我来说,电视没有什么可看的。这种感觉就像一本书在自己的手上一页一页的翻过,而自己却从未看过的页面上的内容,而时光就这样在翻转之间流走了。
这就是我在拉萨的第一个晚上,在反反复复的睡去和醒来(或者说半睡半醒)中度过。这让我的精神状态极度的疲惫。

早上醒来的时候也很早,拉萨的天刚亮。当拉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那个暂时只属于我的房间,洒在了我身上的时候,我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我想看拉萨的阳光,我想看看拉萨的第一缕阳光,看着拉萨的街头,呼吸着拉萨的空气,我差一点哭了出来,身体也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正当我沉浸在自己思想里无法自拔的时候,突然一阵铃声把我吵醒了,我定晴一看,一个藏民骑在马上,正从旅馆下面的巴上经过。请原谅我的少见多怪,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城市的道路上骑马。我惊叹道:这也太原始了。

中午,小南来找我一起出去逛街,而我则首先在一家四川人开的理发店剪去了长发:一头长及鼻尖的头发,被剪成了平头。看着散落在地上的凌乱的头发,我没眼泪,没有伤心。是的,没错,这长发本就是我为拉萨留的。如今心愿已了,它们也该落地了。所以,在拉萨的朋友,没有一个人见到过我长发的样子,除了小南。

我为拉萨做的一切,虽不自觉,但心甘心愿。

连我自己都无法相像,一夜没睡好的我,竟然还能逛一天的街:大昭寺,布达拉宫,宗角禄公园。小南回家后,我一个人回到旅馆,这注定又是一个辗转翻侧的失眠之夜。然而,与昨晚不同,今晚我是想着白天所到过的很多地方。
小南再一次说:拉萨就是这个样子,你失望了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小南一直在问我这个问题,说实在的,我没有任何失望,相反,我非常喜欢拉萨。因为我对这个地方经投了太多的思念和太久的等待。我没有像其他人到拉萨那样,表现出大喜大悲。并非我对拉萨没有感觉,我也有感觉:我很感动,为我自己感动,为拉萨感动。
但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是缘份应该,所以我并不喜,亦不悲。

到达拉萨的第三天,我在小南和她的朋友小石的帮助下,住进了仙足岛一个家庭旅馆。虽然跟房东睡在一个房间里,但毕竟要便宜好多,省掉了一半的房费,可以用来做别的事。而且,房东张哥对我也很好,他属于那种典型的东北人的爽快的性格,我们很谈得来,几乎在每个晚上,我们都要聊到很晚才睡觉。

东西搬好了,吃了点东西,我和小南又出去逛,步行走完了整条江苏路。小南跟我说:“这条路,整条路都是江苏省路都是江苏援建的。”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我知道有些人听到这句话,会想什么。但我不会那么想,我觉得很好,有那么多人在帮助西藏。虽然也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但拉萨人也是要生存。我宁可他们产生一些变化,也不想看到他们守着在别人眼里所谓的历史古迹在贫穷里挣扎。我相信,我比一些人更爱西藏,爱西藏就要让这里的人民更好地生活。与他们相比,我们的生活确实是幸福的,他们自然也有权力过的好些。

那天下午,我们去了西藏大学,也去了我将要打工的那家公司。公司不大,但我很喜欢那份临时的工作,以至于我到现在仍然很怀念。
因为来的时候是晚上,没有能看看拉萨的火车站,所以,我们还去了拉萨的火车站。那是一个很特别的车站,应该是全国最新、最有特色有火车站。我们都在担心拉萨变得的世俗,然而,我却看到拉萨的火车站都建得那么有特色:
车站采用了藏族建筑中最传统的两种颜色——朱红色和白色为主色,中间有仿木结构。当我,我看到这个车站的时候,想到第一个建筑就是布达拉宫。我表达能力有限,不足以描述这个车站,但至少我可以这么说:他并没有让我失望。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的人民,他们怎么可能丢掉传统呢?

和小南分开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小南在她姐姐的关怀下,是一个很谨慎的女孩子,天色一黑便不在街上行走,只好打车回去。转念一想:能在晚上去火车站接我,对她而言,已经实属不易。而我是走着回去的,并且答应她回到住处后给她发短信。但是,由于一路上忙不迭地观察着周围的人和事,我给忘掉了。
“你到了没有?”当我收到小南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刚刚找到一家饭馆,准备吃饭。然而,为了让她安心,我回复到:已经到家了,正在看电视。回完短信,看着盘子里的拌面,我有点诧异:已经在拉萨了,我为什么还要吃新疆的拉面?突然想起一个在上海的同学对我说:妈的,我不就是想个拌面吗,这儿的拌面竟然这么贵。
所以,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怀念新疆的,否则我就不会坐在这里吃拌面了。

回到住处,和张哥聊到很晚,因为是第一天聊得并不是很多,但却很开心。
快要入睡的时候,小南发短信问我:明天干什么。
我却只回了两个字:休息。

天亮的时候,本来很温暖的拉萨突然下起了大雪。看着窗外白茫茫一片,我躲在被窝里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这是一种巧合吗?真的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吗?我刚刚到来需要闲逛的时候,拉萨就阳光明媚。而当我说休息的时候,拉萨就下起鹅毛大雪。

下午,我和小石、张哥一起打扑克,是我在大学同学的威逼下才学会的斗地主。就这样,我们坐在沙发上,裹得像个棕子一样,边打扑克,边看电视,打发了一个下午。没有办法,这是我们用来打发无聊和无奈的最无聊、最无奈的方法。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小石让我到她的住处做饭吃。我们在外面的商店里买菜,她有一个电炒锅。我们做了炒土豆丝和一道很清淡的汤。由于刚到拉萨,对高原气压造成的饭菜不容易煮熟,认识不是很足,所以做的不是很好吃,但还是被我和小石,还有她的一个朋友给吃光了。

第二天,天气转晴。我和小石、小南一起在拉萨河边散步。我们沿着系在护栏上的一条绳子爬下了拉萨河,小南起初不敢爬,但在在我和小石的怂恿之下,还是爬了下来。
冬季是拉萨河的枯水季,只有河床的中间有水。在清澈见底的拉萨河水旁边,我们晒着太阳,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玩过,或者一定要到什么地方去玩。我用扁平的卵石在水上打着水漂,多的时候可以打到十几个,这让我想起童年的快乐时光。的确,很多的乐趣在我们成年以后,已经逐渐逝去。但在拉萨,我却重拾了这些乐趣。
拉萨的河水是那么清澈,让我感觉自己的心里一下子干净了很多,也开阔了很多。也许,还有些许的茫然失措。
那一晚,再次带着感动入睡。

当张经理打来电话的时候,天刚亮,我还正躺在床上睡觉,朦胧中听到到他说让我到公司去。于是,我匆匆地收拾了一下。他先是向我介绍了一下公司的情况。然后又教了我一些东西,让我自己学习。这些东西都是在大学已经学过的,对我来说,接触起来并不算太难,不久便可以出支干活了。他还问我在哪儿住,我说我在家庭旅馆住。他让我搬到公司住,可是我已经交了10天的房租了,就没有马上搬过去。此外,他还给我配了一辆电车,让我在拉萨还省掉了很多的交通费。

有一次,跟公司的一个同事去乃琼乡的一个偏僻的药厂工作。因为地方不熟,我们坐错了车,当我们折回来打算重新找车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小巴车了。无奈之下,只能雇了一辆小汽车。可是,当我们开出不到500米的时候,同事却接到电话,药厂派人来接我们了。我们很抱歉地对藏族司机小伙说:对不起,给你5块钱吧。小伙子嘿嘿笑着说:算了吧,你们下车吧。没事,不要钱。
而当我们到达乃乡的时候,我发现那里的村民几乎每家的门口都挂着国旗。虽然,人们对此的解释不尽相同,但我相信自己,相信这是一种美好的存在。也许这种想法太过幼稚了,但我却坚持这样认为。

声明:半亩荒|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回忆拉萨(二)长发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