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拉萨(三)哲蚌,西郊,301

哲蚌,西郊,301

在(当时的)拉萨,你几乎到处可以听到类似这样的声音,这是拉萨的公交中巴车在报站,收费二块钱,不计车程,随叫随停,跑的路程很远,有时可以跑到拉萨周边的县区,比如堆成德庆县,甚至乃琼乡。在拉萨市,是这样的小巴担负起了普通民众的出行重任。
而我在拉萨20多天时间里,坐的最多的是301路。它往返于拉萨西效的当雄县和市区的青年路。从市区出发的时候报:哲蚌,西郊,301。回来的时候报:拉萨,青年路,301。

上班的时候,我是从公司出来,进入拉萨晚报旁边的小巷子,在里面纵横交错的穿行一番。几乎每次穿梭的路都不一样,但我都可以走到大昭寺前面的广场。然后,再穿过广场和遍布画廊书吧的丹杰林路,就可以到达青年路,坐上301小巴公交车,到拉萨西郊的一个水泥厂去工作。

在拉萨的日子里,最惬意的就是往返于市区与西郊的这段日子。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在拉萨的大街小巷里穿行。或在中巴车里坐着看着窗外的一切。以至于,每次想起,我都会怀念。
在拉萨晒太阳是很舒服的。小石跟我讲过,她在拉萨河边晒太阳;小叶跟我讲过,她在大昭寺前晒太阳;张哥给我讲过,他在布达拉宫前面的广场上晒太阳。但我不羡慕他们,因为我可以在路上晒太阳,走着路或者在中巴上晒着太阳穿过大半个拉萨,也蛮好的。

中巴出了市区,我就可以看到拉鲁湿地了。
人们都说拉鲁湿地是拉萨市的一个天然大空调,调节着拉萨的空气湿度。当我在一个房地产广告上看到“与拉鲁湿地共呼吸”这条标语的时候,我激动了:多么好的标语,我要有钱在拉萨买房子,一定选这个小区买。当然了,我也只能这样想想了。

再开出一会儿,就可以看到坐落在根培乌孜山上的哲蚌寺了。每次经过哲蚌寺,我都会抬起头仰望。从以前如饥似渴地对西藏书籍阅读中,我知道:有一个很重要的节日,在这座寺庙举行。那就是:雪顿节。但是,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雪顿节晒佛要在哲蚌寺举行?当我从第一次从这里经过的时候,这个疑问迎刃而解:哲蚌寺所处的根培乌孜山呈环形,开口超东南——上午阳光最充足的方向。是的,这就是它得天独厚的条件。
雪顿节的时候这座寺庙乃至半座小山上都会聚满信徒和人群。

过元霄节的时候,我到小南的家里作客。饭后,我们一起在外面晒太阳。暖暖的太阳照在身上,真是太舒服了。聊天、晒太阳,这是在拉萨最惬意的生活方式了。
晚上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大昭寺看烟花。但是那天拉萨市没有成规模的烟花,我让我多少有点让我失望。然而,当看到有零星的烟花夜空升起,依然是那么绚丽。
但在大昭寺的前面的经堂里,我第一次看到了数以千计的酥油灯在燃烧,释放出来很大的香味,让我微微地有些醉意。
送小南回去后,我照例一个人在拉萨的街上乱逛,当有烟花升起的时候,我就停下电瓶车,拍了几张照片,我给它取名拉萨烟花。
这些照片,对于我来说都是很珍贵的照片。然而,在回到新疆、刚到乌鲁木齐找工作的时候,我的手机却被偷了,照片也丢了,附带的还有我挂在手机上的一个从拉萨带回来的护身符。这让我极度郁闷,甚至一度非常讨厌乌鲁木齐,直到我开始投入到热火朝天的户外活动,才重拾对乌鲁木齐的好感。

我跟小南说过:到了拉萨,我就是布达拉宫不去,也要去一趟哲蚌寺。但是,最后陪我去哲蚌寺的,不是小南,是小石。

在去哲蚌寺的前一天,我们就开始讨论应该如何到哲蚌寺去?想坐中巴去,怕太早,中巴不开始运行,再加上301离我们住的仙足岛太远。最后,决定骑自行车过去。
然后,我们又开始讨论应该骑一辆车去,还是应该骑两辆车去。最后,决定骑一辆车去。而这辆车就是小石在拉萨花55块钱买的二手自行车。因为,如果自行车被偷的话,骑两辆可能丢两辆,而骑一辆才丢一辆。
我们还开玩笑说:假如真的丢了,我就赔你25块钱,这样就是我们每人承担25块钱,剩下的5块钱,算是折旧。
没有想到,四年记得不多的专业知识竟然用在这儿了。

一切商量完这后,小石突然醒悟了似的问我:为什么不骑你的电瓶车去呢?
我说:你笨死了,电车恐怕骑不到就没电了,更不要说骑回来了。更何况,万一丢了怎么办?
小石说:那也是。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的顾虑是多余的。更何况,到哲蚌寺要爬那么高的山,我想,不至于有人为50块钱爬那么高偷一辆自行车吧。如果在拉萨哲蚌寺这样的圣地,我们还有人偷东西,而且是一辆破自行车,是对哲蚌寺最大的侮辱。

第二天,7点钟,我就开始起床了。收拾好东西,已经是7点半了,天还不亮。我去找小石。本来以为小石会半睡不醒,可是当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蛮清醒的。
我们出发的时候,天已经开始蒙蒙亮,天空挂着一弯很溥的月亮,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这是拉萨的早晨,拉萨的日出。
我带着小石,从仙足岛出发,通过拉萨河上的一座大桥,穿过太阳岛,开始沿着金珠路往西走。

声明:半亩荒|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回忆拉萨(三)哲蚌,西郊,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