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拉萨(五)八阔街与藏餐

正在睡觉的时候,就听到小石在窗外喊我的名字。
小石真这个女生吧,无论从名字上还是从性格上,都像个男孩子。这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像这样站在楼下大声的喊叫,我是没有想到的。我急忙找开窗外,答应道:来了,下来了。
我匆忙的跑下楼,对她说:你喊什么呀?不能上楼吗?
她说:累,懒得上楼。
今天下午的安排是八阔街。

在八阔街上,我看着琳琅满目的藏饰品,有些眼花缭乱,不知买什么是好。而作为女生的小石明显在逛街方面,比我也强不到哪儿去,在旁边也是一幅茫然的样子。在拉萨回的之前,这是我最认真的一次逛八角街,然而这次我就没有买几样东西本来想买两张CD后,看了看又找不到好的歌曲,只得作罢。幸好,我在朋友的那里借来了两张CD,我们就买两张空光盘刻录一下就行了,还省点钱。
在拉萨也好,回到新疆也好。很多人说我拉萨白去了,什么都没有买,布达拉宫也没有去。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这对于我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去过了,经历过了。而且,我一直把拉萨认为是我精神上的故乡,我相信我总有一天还是会回来的。所以,我不需要从这里带走什么。
我经常对自己说,离开拉萨不过是离开拉萨这个家,出个远门而已。包括到现在,我仍然这样认为。

从八角街上回来的时候,我手里拿着着从八角街上买来的佛珠,按照藏人习惯转佛珠。一个老阿妈一直在看我,脸上还带着很微妙的笑容,看得我有点心虚,心里不停的犯嘀咕:是不是哪儿做错了什么?转佛珠的方向不对吗?
在小巷子里,我请小石吃了炸薯条(虽然不是她说的那家),以感谢她陪了我一天的时间,陪我去了我想去的地方。
我说:我没钱,只能先以这种方式来感谢她。
小石摆摆手说:客气,客气。

然后,我们开始讨论晚饭吃什么?最后的决定是:在离开拉萨之前,吃一顿正儿八经的藏餐。于是,小石带着我找到了一家藏餐馆,我们坐下后,服务员就过来跟我们说话,她叽哩咕噜说了半天,我竟然一句也没有听懂。当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小石反而异常冷静地对服务员说:我是汉族。我恍然大悟,原来服务员把小石当成藏族了。
确实,由于在拉萨的时间较长,小石当时的皮肤,确实红红的黑黑的,透着一层高原红。再加上她的带的头巾又特别有民族特色。怪不得人家把她当成藏族。
小石跟我说: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我已经习惯了。
我说:其实我倒很羡慕小石这样的皮肤,我很想试一下当一个“藏族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小石只对我说一个字:晕。
然而,我想尝试一下当一个“藏族人”的愿望,最终还是实现了。当然了,那是五年之后的事情了。

我们一人吃了一碗藏面,又一起喝了一瓶甜茶,然后,我们发现还没有吃饱。于是,又开始讨论再吃点什么。后来,一想既然吃正宗藏餐,为什么不能彻底点。于是,我们要了糌粑。
然而,等服务员把糌粑上来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因为我们无法下手。不要笑,确实是下“手”。因为我们平时看到藏族同胞吃糌粑都是团状的,没想到这个团,其实是需要用手把青稞粉和酥油茶拌好后才捏成团的。所以,看着碗里的青稞粉和酥油花,当时,我们的表情只能用一个成语形容:面面相觑。
我说:要不我们下手吧。
小石说:等会儿。你洗手了没有?
我说:洗了,我刚洗过。
然后,我俩人又对着碗观察了几分钟,发现还是无法下手。最后,只得放弃,让服务员拿来两把勺子。心想:我们用勺子吃,这下行了吧。
这时,在旁边吃饭的藏族同胞却笑了起来。我们才意识到当时的情景是多么滑稽:我和小石围观着碗里的半成品糌粑;旁边的藏族同胞围观着我和小石。我和小石好奇这玩意儿怎么吃?旁边的藏族同胞好奇这俩人要怎么吃?
正所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们两个权当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看到。用勺子把糌粑吃完了,一点都不浪费。
完了我抹抹嘴说:糌粑很好吃,我很喜欢吃。

然后,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做,那就是:没喝青稞酒。
旁边的一个藏民告诉我们:青稞酒这东西,酒厂造出来的没有味道,你们去买还贵的很。藏民自己酿得往外卖的,又不是特别卫生。这样的酒,他们自己喝没问题,我们喝了怕是会拉肚子。
而当我抱着誓死的决心,决定试一下的时候,餐馆的老板却告诉我们:没有青稞油。
这又是我此次西藏行的一个遗憾。

吃完饭,我们一起去回公司,小石在网上传她的照片,我在刻录CD。
看着自己在拉萨留下来的照片,想着自己马上就要离开拉萨,开心了一天的心情突然变得低落:我要带回去什么?我能带回去什么?
我不是个喜欢照相的人,在拉萨的20多天里,就去哲蚌寺的时候,照了几张,而且如果不是小石提醒,我根本就不会想起来带相机。即使照下来的照片有我的也很少,多是风景或民俗。我看着这样一堆东西,我要把他们全部刻在CD里,一起带走,因为我很怀念这次拉萨这行。

晚上11点,我和小石又一起骑电车去了朗玛厅。

我们进去的时候,还很早,所以,人不是很多。小石非要坐第二排,说看得清楚。我说,前面太吵了。小石说,你来了难道不是为了看表演和听歌吗?你跑后面,能看到什么,能听到什么?
于是,小石硬是把我拉到了第二排坐下了。
我们给小南打电话,让她过来,她说她很一会还有事。来不了。

声明:半亩荒|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回忆拉萨(五)八阔街与藏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