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拉萨(六)朗玛厅

首先解释一下什么是朗玛厅,你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一个集歌厅、酒吧、慢摇、民俗为一体的民间商业演艺中心。

我们进去的时候,还很早,所以,人不是很多。小石非要坐第二排,说看得清楚。
我说:前面太吵了。
小石说:你来了难道不是为了看表演和听歌吗?你跑后面,能看到什么,能听到什么?
于是,小石生拉硬扯地把我“提溜”到了第二排坐下了。

前面还好,就是一些藏族歌曲和舞蹈表演,吵归吵,但我也是只和听就行了。可是,后面一个节目上来的时候,我就淡不了了。因为,下一个节目是锅庄。传统意义上的锅庄是藏族民众庆祝节日或活动(例如丰收)仪式中的一部分。夜幕之下,大家围着篝火跳舞,边跳边转。

那我为什么不淡定了呢?没错,这是一个互动节目。如果说前面的节目类似歌厅和酒吧的话,这个活动就类似于慢摇吧了。

刚开始的时候,小石一直拉我上去。作为一个标准的宅男,我是很不想上去的。可是,还是被小石硬拉上去了。她告诉我:不用想那么多。没有人会看到你,也没有人会注意,你只要跟着前面的人跳就行了。
可是我发现我跟不上。小石双对我说:不要那么拘束,放开一点就行了。我就不想那么多了,把动作做得特别夸张。然后,就像佛教里的顿悟一样:突然感觉是特别轻松,一切变得那么自然。
那时候,我明白,我其实不用在乎什么。要放松,要让自己放松。自己融入那个环境当中的时候,其实你就是一个开心的灵魂。本来就是为了放松,本来就是为了开心,为什么要有那么多拘束?为什么非要学会跳锅庄?难道自己就不能开心的放松一次,释放一次?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就越跳越开心,越跳越放松。渐渐地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松驰了,没有任何顾虑。你不用担心身边的人怎么看你,无所谓的。因为你就是你自己,你只是一个自己放松的果实。他们怎么看你已经不重要,况且,他也不会看你,因为他们也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放松的时候,我们可以抛开身体,抛开名利,抛开烦恼。
然后,后面再有锅庄的时候,已经不用小石再叫我了。我甚至比小石还主动,比小石跳的时间还要长。

我知道我其实什么都不会,因为那是我第一次跳舞。喜欢安静的我,一直很不喜欢这种喧闹的场合。在学校的时候,我只参加过一次晚会。在跳舞的环节,我悄然离开。
可是,在拉萨,我还是把自己放了进去。那个没有任何欲望的场合。只有自己的场合。
在最后的一个环节里,我一直在台上不停地跳着,跳得大汗淋漓。由于剧烈的运动,我甚至有点缺氧,喘不上气。我就坐在舞台旁边休息,等缓过来后,接着跳。

那天晚上,我们一直玩到很晚,张大哥发短信问我:还回不回房子?我给他回短信说:晚点回去。

回去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我跟小石聊着天、开着玩笑。
小石说:你是不是喝多了?
我说:没有。小石不相信。那天喝的酒,确实比平时多了一点。但我并不没有醉,甚至一点头晕的感觉都没有。我之所以那样子,是因为我还沉浸刚才的世界里,放松着自己的神经,很兴奋,很开心。

先把小石送回了她的房子,回到我的房子的时候,张哥已经睡了。我悄悄地躺下,也许是由于那天太累了,一会儿就入睡了。

活了那么大,在拉萨的20多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而那一天,又是我在拉萨最开心的一天。

声明:半亩荒|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回忆拉萨(六)朗玛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