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拉萨(九)外一篇:关于小叶

前些日子,在网上碰到了因生病从那曲双湖到拉萨看病的小叶。我们两个在网上漫不经心地聊着天。
但是她的一句话,还是让我的内心为之一阵,她说:真不知道离开了西藏,我还能干什么?

小叶是一个来自广东的女孩子,在一次在西藏旅行的路上吃饭的时候,她听到旁边座位上的人说学校缺老师,便主动搭话,决定前往“支教”。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她连支教都算不上,因为没有编制,没有工资,也没接受哪个组织的派遣。她每个月只能领到的400多块的生活费或补助,维持日常生活尚且不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她最多只能算个志愿者。
广东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想必大家都很清楚。而她却放弃了自己的优越生活,去一个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信号,甚至用电都成问题的双湖的“支教”。领着连维持自己最起码生活都不足的补助。她为的是什么?我想只有一个真正热爱西藏的人才会明白。

小叶跟我讲过,她的父母不同意她来西藏,本来过年回去就不让她来了,但她给她的家人撒了谎,说她要到广州去打工,然后,就又跑到西藏。因为从那曲到双湖的汽车坏了,这才跑到了拉萨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得以认识他。

我们确实都很爱西藏,我们为西藏的付出有想过要有回报,但如果你不能一辈子留在西藏,你就必须想好自己的出路。

在回到双湖之前,在拉萨和在那曲能上网的那段时间,小叶一直在向我咨询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怎么才能上大学?
她说:我一定要上学,上大学,成考也可以,高职也可以,总之我要上大学。
看到这些的时候,我有些莫名的失落。小叶是一个多么爱拉萨的人,我心里清楚:
在拉萨的时候,我去车站接她,她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西藏?当我思考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却又马上说到:不用回答了。
我想是因为她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当我们真正喜欢到西藏这个地方的时候,我们根本不会想到为什么喜欢她,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我想她也许曾经被人问起过这个问题,遭遇尴尬,所以,当她问出后想到自己的尴尬,马上就又说不用回答了。

她住在我和张大哥的隔壁,她到来的第二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

小叶给我讲了一件事情让我非常感动,有一次她跟她的一个朋友出去旅行,她的朋友说要骑着自行车,而她却坚持认为要步行,因为她觉得他们要走的那条路骑自行车根本不可能的。于是,在分歧越来越大的时候,他们只好分开走。小叶走了整整一天,到晚上很晚的时候仍然没有找到出路,晚上的高原寒冷无比,她饥寒交迫,晕倒在了山里。最后,被一家藏民发现。这家藏民家的房子很小,而且家里只有一张坑或者说床。但是,可能考虑到小叶是个女孩子,挤在一起不太方便。于是,善良的藏民让小叶睡在了坑或者说床上,而他们全家却睡在了地上。
小叶给我讲这件事的时候,我感动的想哭。以前,只是在书上或电视上看到过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这样的事情离我如此的近,活生生的发生在我的身边,让我为这震撼。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墨脱的,小叶跟我说:她去墨脱的时候是一个人去的,背着背包,一个人步行去了墨脱——那个传说中莲花盛开的地方,也是出现在安妮宝贝的小说里并让安妮宝贝以其神秘莲花为自己书命名的地方。
小叶说:墨脱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恐怖,我一路上走的很轻松。只要你自己走的时候,不要乱走,睡觉的时候不要随便找地方乱睡就可以了。她在穿越了墨脱回到了八一镇的时候,还看到运输货物的马帮,本来想和他们一起走到拉萨去。但是,因为实在是太累了,最后只得做罢,还是坐车回了拉萨。

这些有传奇色彩的经历让我很难与旁边这个瘦弱的女孩子联系起来。但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本来说好去哲蚌寺的人应该也有小叶的,但因为那曲到双湖的一周才通一次的班车提前修好了,小叶急赶回双湖。
我问她:晚一周也没事吧。
她却说:因为马上要开学了。
是的,没错,她不想耽误孩子们的课程。
于是,在我离开拉萨的大前天,小叶乘机汽车离开了拉萨回到那曲,等待第二天去双湖的班车。

从这些经历中,我可能感觉到小叶是多么的热爱西藏。然而,最后她还是无奈地跟我说:我真不知道,离开了西藏我还能做什么。
她说的这句话,我相信,因为西藏,毕竟是一个经济、科技这些知识和东西都很落后的地方,在西藏生活的日子里,我们原来在内地学会的一些维持生存的本领快速的退化,直到我们回内地的时候再也无法适应内地竞争日趋激烈的生活节奏,也无法满足内地的工作能力需求。

也许,当我们回到内地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生存的能力。

声明:半亩荒|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回忆拉萨(九)外一篇:关于小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