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贤惠男人的一天

周六答应别人要帮忙带队到萨拉达万的,野狼作为我的家属随行参加,而且为了方便集合,他还提前一天从飞机场赶到了市区,住在我房子里。
然而,周五晚上却下起了大雨。23点,活动组织者打来电话,说:因为天气恶劣,考虑到安全因素,明天活动取消。

周六早上,我醒来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不知道今天该干什么。
我问野狼:我们干点啥呢?
野狼说:不知道。
我想了想说:要不我们叫上雪狼去飞机场打篮球吧。顺便,你还可以请我们吃个午饭。
野狼眼珠子一转说:我看行。

于是,给雪狼打电话。结果,无人接听。片刻后,雪狼回电话。
我大叫:你还么起床?
雪狼说:刚起。
我表达了我和野狼的意思,雪狼表示同意。
我们约定见面地点为西北路畅行户外门口。

我刚挂完电话,野狼又说:我想去逛商贸城,买条裤子。
我一时无语后,抓紧给雪狼打电话告诉他活动变更为逛商贸城。
还好雪狼并没有提出异议。
于是,活动成行。

人物:辰尧、野狼、雪狼
时间:2008年7月26日(周六)
线路:商贸城半日游

经过反复的沟通和折腾,我们三个贤惠的男人终于在11点到达活动集合点:商贸城门口。经过一个上午的努力,我们逛遍了商贸城的每一家户外店。野狼收获颇丰。
在一家户外店,野狼提着两条裤子说:这两条裤子,我都想喜欢,咋办呢?
我们说:你自己看吧,随便选一条就行了。
野狼豪气地说:NND,两条都买了。
我和雪狼对视一下,心里大叫:不妙,说好请我们吃午饭的,这样一来,钱花了,估计饭是吃不成了。

我们地从商贸城出来时,看着野狼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和雪狼分析了当时情况:虽然指望野狼请我们吃饭已经无望了,但是饭还是要吃的呀。于是,我们决定自己做饭吃,毕竟这样要实惠一点儿。于是,在商贸城后边的市场买了锅。

在回房子的路上,我们路过一军品店,野狼和雪狼一头扎了进去,我也只能跟了进去。

那天上午我们的收获是这样的(排名按收获顺序):
野狼:两条军品裤、军用雨裤一条、军用雨衣一件。
雪狼:军用雨裤一条、军用雨衣一件。
辰尧:铝锅一口、垃圾桶一个。
我们在七一酱园买了菜和面,野狼打算一展厨艺,为我们做汤饭吃。

结果却很不幸:当野狼正在择菜的时候,我去卫生间洗手。我拧开水笼头,半天没有反应。我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大吼一声:NND,没水。
野狼和雪狼分别在厨房和卧室同时大叫:真的?假的?
他们这句话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一个干叹句,旨在表示他们一个期望:就是希望我说的是假的。可惜,全新疆户外认识辰尧的人都知道:辰尧从来不撒谎。
我到隔壁鱼姐姐家询问停水事宜,鱼姐姐说:楼下有人修水管,通水时间未知。不过,鱼姐姐还是热情的给我们盛了半桶水,还给我们一盆煮熟的毛豆。
所以,那天中午我们吃的凉拌菜、昨天晚上的剩菜和鱼姐姐的毛豆。
吃完这些,我们发现还没有吃饱。经常商量后,安排我下楼再买几个烧饼。

这时候,最郁闷的事情发生了。我在一楼看到一个管道工。于是,问道:水管什么什么时候修好?
管道工说:马上就好,10分钟吧。

当我提着烧饼,出现在门口,并把这个情况表述给野狼和雪狼后,他们半分钟没有言传。
沉默很久之后,雪狼最先说:野狼,你收拾一下,去做汤饭吧。
野狼说:都快吃完了,还做Q呀。
于是,我们消灭掉我买上来的烧饼之后后,倒头就睡。

刚睡觉的情况是这样的:
野狼一个人在床上睡,我跟雪狼在户外地席上睡。
当我一觉醒来的时候,情况发了戏剧性的变化:
我一个在地席上睡,雪狼跟野狼在床上睡。
个中原委,我就不清楚了。

最先醒来的是我,当时时间是18:30。然后,我去洗床单和衣服去了。
拉下来,醒来的是雪狼,他在旁边的地席上看书。
在我把事情干完以后,百无聊赖,于是开始跟雪狼一起折腾野狼。
但任凭我们如何折腾,野狼只会含乎地说一话:吵Q子的,出去,我要睡觉。
最后,在我和雪狼百折不挠地努力下,野狼终于清醒了,说:干什么呀?
我们说:水来了,该吃晚饭了,起来做汤饭了。

于是,野狼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为我们一展厨艺,做了顿汤饭。
说实在的:味道还是不错滴。

吃过了晚饭,收拾好厨房。
我们跑到一个机关大院,好说歹说,骗过门卫,进去打了1个多小时的篮球。
然后,各回各家,吃馍喝茶。

声明:半亩荒|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三个贤惠男人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