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中的文字

这是一段旅程,与曾经的过往做一个简单的了结:那个无生无死,一个一片浑浊的世界。
我现在是在回家,不错,我要回家。但是,我不确定我的内心是否真的想回家。也许,我回家只是出于对一个儿子应负责任的敷衍,因为母亲病了。

急急忙忙地赶上火车,刚坐下的时候,发现对面的女孩抱着一本书正在看。如果是在一两年以前,或许我会告诉她:我有安妮宝贝所有的书,除了你手上的清醒纪。但是,现在,我似乎已经没有了这个激情。
也许自己真的不再年轻,起码不再那么年轻。
我一直很关注安妮的书。而在安妮的书迷里以女性居多,我是个例外。当我跟一个女孩以安妮的话题说话的时候,很多人会以为我在找话题故意搭讪。我们总会碰到这样无聊的人,你没有办法去改变,包括这些人和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因为我们不是救世主,所以,只能任他自生自灭。
我们是平凡的人,仅此而已。

曾经想过去西藏支教,在自己梦想的地方,做着一份自由的工作,这很天真。因为,我们都有父母亲人朋友:我们渴望自由,但我们并非无牵无挂,或者说我们做不到不牵不挂。所以,我们总也不能潇洒而去。
跟一个在西藏认识的朋友打电话,我说:我可能再也去不了西藏了,因为我可能回家工作了。她对我说:看来我们都不够潇洒。想想我们曾经在西藏的日子:一起逛商店太阳岛,一起逛仙足岛,一起逛八角街,一起逛哲蚌寺。也许,那种感觉,我们一生再也无法找回:自由、阳光、轻松。

现在回到安妮宝贝,我在大学的时候开始看安妮宝贝的书,那是一种很有趣的事情:我在书店租到一本小说,觉得很好看,便翻看作者,是安妮宝贝。从此,便开始看安妮宝贝的书。到现在,我已经有安妮宝贝除了清醒纪以外所有的书。最后,我才发现,我最初看到的那本书,并非安妮宝贝创作,而是一个枪手模仿安妮宝贝的风格写的。
但也是正是这个枪手,让我从此知道并且喜欢上了安妮宝贝的书。

开始读安妮的书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买过盗版的书。有时候即使再紧张,省吃俭用也要买正版的。不仅是安妮的书,所以的书都有是。
然而也在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清醒纪出来的时候,我就是因为自己太紧张了,所以没有节余买下来。
很多人说我写作的风格受安妮宝贝的影响,所以变得异常颓废。我承认,我的文字受了安妮宝贝的影响。但说我的小说颓废,这与安妮无关。
翻开我高中和大一的作品,而我开始读安妮的书是在大二。

安妮的书自有其晦涩之处,但这不是错。只能说这一种风格。
这个社会永远有两而性:有黑暗,和光明。有的人愿意歌唱光明,歌功颂德。有的愿意揭露黑暗。有的人愿意表达少数群体的生活。
他们都没有错,只是倾向不同,但是都是社会的内容。

声明:半亩荒|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旅程中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