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朝圣(六)朝圣

从乌鲁木齐回到家里,我把宁夏放回房间,坐在电脑前查收邮件,我知道:两天时间,我落下了太多的工作,我必须尽快把这些工作补完。否则,我没有办法给客户交待。
可是,邮箱里只有一个未读邮件:
主题:然
发件人:"xiaran"
发送时间:2008-07-12 12:20:03
宁卫:
我在那个小客栈里等你,你来。你,我,还有宁夏,我们三个人一起去西藏。

我抱着宁夏,背着两年前的背包,一如两年以前那样,天气很好,阳光洒在蓝色的车皮上,泛着白的光。人们慵懒地挤在一起,我跟着他们的节奏踏上火车。车到兰州,换成到西宁的车票。车到西宁,换成到格尔木的车票。在格尔木,住过一晚后,上了一辆乳白色的大巴。下车后,找到了那个客栈。
踩着木质的楼梯,我走上楼,走进一个开着门的房间,里面凌乱地放着画夹子、画板、颜料,浴室里是流水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里,格外的响亮。
我把宁夏放到床上,从口袋里掏出那颗天珠,我用一段黑色的线串起来,把它挂到宁夏的脖子上。
我抱了一下宁夏,说:“孩子,替爸爸把这颗天珠带到西藏。”
说完,我突然流出了眼泪。但我没有哭出声,紧了紧背包,站起来,走了两步。宁夏恼怒地哭了,声音很大。我闭上了眼睛,回过头的时候,听到浴室的门响了。我加快了脚步离开房间。
在客栈的门口,我感到心口一阵堵,鼻腔里冲上一股血腥味,又是浓浓的鲜红色的血一直从胸口溢出,从嘴里淌出来。我的胸腔、腹腔、嗓子一阵一阵的剧痛,我忍着不发出声音,我咬住自己的舌头,艰难地抬起头,由衷地笑了:
青藏高原的夏天,天空很蓝,太阳很耀眼,天葬的鹰在天空中盘旋。我在这个夏天,经历了自己心灵的最后一次朝圣。
夏天的朝圣,心灵的朝圣,理想的朝圣,到此为止。

声明:半亩荒|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夏天的朝圣(六)朝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