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朵与卜农

0 27

在阿朵的定婚酒席上,一个人突然站起来对卜农说:“新疆真的可以日照十六小时吗?像广告上说的那样?像西藏一样?”阿朵看到卜农的的脸色变了一点。...

夏天的朝圣(六)朝圣

0 11

从乌鲁木齐回到家里,我把宁夏放回房间,坐在电脑前查收邮件,我知道:两天时间,我落下了太多的工作,我必须尽快把这些工作补完。否则,我没有办法...

夏天的朝圣(五)宁卫

0 10

我向公司提出辞职的时候,老板的表情错愕的让我错愕。他说:“你为什么要走?我给的工资,不够多吗?我可以给你发双份工资。”几个月了,我只知道我...

夏天的朝圣(四)宁夏

0 12

我已经没有了眼泪。小止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尘封了五年的记忆,每当想起的时候,我都会哭,直到把自己哭得哭不出来。逐渐的,当我再想起他的时候,发现...

夏天的朝圣(三)小止

0 15

老师在讲台上给我们示范一幅水墨画的画法,小止从画架后面伸出头来,甩着自己的画笔说:“老师,那儿画得不是很好,用墨太浓了!”老师的白色连衣裙...

夏天的朝圣(二)小绵

0 14

医院总是让人同时感到安逸与恐惧的地方。我抱着一大堆的药走在窄窄的楼道里。楼道尽头是天台,朝向东方。现在是早晨,太阳刚刚出来,金灿灿的阳光涌...

夏天的朝圣(一)夏然

0 15

我在大四毕业的时候决定去西藏。既然不能在西藏工作和生活,我就要在成为一个完全社会人之前去一次西藏。小绵说:“为什么非要去西藏?新疆就真的留...

夏天的朝圣(序)泅渡

0 20

相传,佛祖悟道前,曾因饥寒交迫而晕倒,相救于一牧羊女,方才悟得人生无常。所以,谁也不是谁的泅渡者,谁也不是谁的朝圣者。我开始相信一句话:能...

人兽鸟

0 25

尼尔穿好皮衣,背上猎枪,打开门。一阵寒风把几片雪花卷进房子,落在地板上立刻化掉了。阿妈在他身后不禁打了个寒噤。“孩子,不要出去了,外面那么...